快捷搜索:  

她的历史教训一直被国剧低估

原创 毒Sir Sir电影
前段时间(shijian),Sir在西宁遇到了袁泉。
差点没认出来。
媒体见面会上,别人(ren)不说盛装出席,起码也捯饬了一番。
她(ta)素着一张脸就来了。
话少,僵着身子,哪怕被宋佳和马丽俩社牛带着,也不知所措。
和荧幕上的(de)舒展白领判若两人(ren)。下面这张图,来自刚开播的(de)《玫瑰之战》。
集合了实力派中女袁泉、俞飞鸿,还有成功减肥去油的(de)黄晓明(妆造一上,还时不时散发出少年感)。剧嘛,虽然买了版权,但改编得够不够彻底,网上讨论得也相当热闹。
Sir之所以会追,80%冲着袁泉去。
袁泉是(shi)好(hao)演员,Sir早在4年前聊过,尤其那双眼,无比动人(ren)。
现在还时不时能在短视(shi)频(pin)里刷到的(de)优秀眼戏盘点,那个让周润发差点接不住戏的(de)回眸。△ 多少人(ren)为了这一眼看了一部片
但今天,Sir发现了袁泉的(de)另一种惊喜,“身戏”。
表演专业基本功大概包括声、台、形、表,四大类。
身戏,通俗点说,“声台形表”中的(de)“形”。
演员是(shi)靠人(ren)物行为来表现角色,所以仪态、消化造型、模仿以及肢体表现能力就尤为重要。
袁泉的(de)肢体,有先天优势(youshi)——四肢纤长,比例匀称。加上袁泉学了7年京剧。
小学四年级时,因为专业成绩太好(hao)被中国戏曲学院附中录取。
11岁进学校,练基本功、学《霸王别姬》……△ 童子功还在
京剧表演对(dui)形体要求很高,需要手眼身法步齐在线,夸张灵活又不能失了节奏和规矩。
有了先天条件和后天功底,袁泉几乎扮啥啥灵。
古装现代、文艺妩媚。△ 《小鱼儿与花无缺》《黄金时代》《心花路放》
韵味截然不同。
但对(dui)于一个演员来说,扮相好(hao)看,只是(shi)对(dui)形体最基本的(de)要求。
郝蕾曾在采访中,聊到自己最欣赏的(de)两位女演员,一个是(shi)周迅,一个是(shi)袁泉。
欣赏后者的(de)理由,四个字,形体控制。△ 图源:四味毒叔《有聊》
“形体控制”,并非让造型变得好(hao)看那么简单,更需要根据不同角色来改变形体。
就说《玫瑰之战》。
可以说是(shi)《我(wo)的(de)前半生》的(de)唐晶后,袁泉拿到的(de)另一个适合她(ta)的(de)白领角色,顾念。
这个角色比前者成长线更丰富。
唐晶,永远都是(shi)半昂着头,走路带风,有一种率性的(de)轻快。
对(dui)同事、对(dui)手态度干练;对(dui)朋友耐心包容。顾念呢。
10年顾家,被丈夫辜负,重回职场,哪怕后期也是(shi)脚下带风,但迈步落脚多了一份稳。一是(shi)职业需要,律师的(de)理性是(shi)工作的(de)制胜法宝。
二是(shi)生活阅历,比未婚女强人(ren)更多了一份岁月的(de)沉淀。
如果只是(shi)做到这种份上,那Sir觉得,袁泉还不至于让专业同样成熟的(de)郝蕾青眼相待。
袁泉对(dui)于形体的(de)设(she)计,甚至细化到了角色的(de)不同阶段。
故事开始,顾念还是(shi)贤妻良母,长发齐刘海。
丈夫经营一间律所,住大别墅,有个乖巧的(de)女儿,标准的(de)精英中产。
这个时期,顾念整个人(ren)洋溢的(de)都是(shi)一种“圆润”的(de)安全感。
明明她(ta)还是(shi)偏瘦,脸部轮廓也分明,可这个阶段的(de)顾念,棱角仿佛消失了。
身体前倾,背也佝偻。手里什么也没拿,手臂总还是(shi)保持弯曲状态。
干过家务的(de)都知道,有时候在房间与房间之中穿梭急了,手臂就会不自觉弯起来,一是(shi)走得太快得保持平衡,二是(shi)提前摆好(hao)下一个动作的(de)姿势,有利于节省时间(shijian)和能量。这个时期,顾念走起路来都是(shi)轻盈的(de),看起来像是(shi)脚尖先着地。△ 该说不说,这个家还是(shi)有点太空旷了
在还没被戳破家庭主妇梦时,顾念心情轻松、安心相夫教子,尽全力做好(hao)丈夫的(de)后盾,不给他(ta)添麻烦。
从丈夫的(de)笑脸和邻居的(de)和善来看,顾念这项工作完成得非常好(hao)。
她(ta)是(shi)轻松而轻盈的(de)。
可这份轻松,太容易被打碎。
顾念丈夫被逮捕,邻居家的(de)“好(hao)朋友”立马把看热闹的(de)儿子往回推。
她(ta)茫然望向远方,双手交握,左右摇晃,脸上的(de)幸福感一下没了,只剩无措。这时的(de)打击还不是(shi)致命,顶多,是(shi)让家庭失去收入来源。
钱没了可以再赚,但接下来发生的(de)事情,直接把顾念锤入深渊。
旁听丈夫的(de)庭审,检方指控丈夫接受合作方的(de)性贿赂。
虽然他(ta)否认性贿赂,但间接承认了婚外情。
这在法律量刑上有高低,但于顾念,是(shi)更强烈更冲击的(de)背叛感。这时,顾念走路依然轻。
但脸和身体,比无言多说了一个字:
忍。离事发地越远,她(ta)越忍不住。
从法院出来,步伐加快,整个人(ren)更皱了,震惊和心痛快要倾泻。生活没有给顾念太多选择,家里的(de)别墅眼看要断供,来不及整理心情,就得承担起重担。
被好(hao)友丰盛(黄晓明 饰)引荐进他(ta)合伙的(de)律所,第一天开会就迟到了——
虽然是(shi)因为没人(ren)告诉她(ta)换了会议室。
此时,要表现顾念的(de)“慌”,袁泉没有风风火火一路狂跑,而是(shi)踩着高跟鞋,一边张望,一边赶路。
毕竟在家穿惯了好(hao)走方便收拾的(de)平底鞋,时不时要趔趄一下。到走近会议室,她(ta)刻意放慢脚步,轻手轻脚进入。
等站定了,和好(hao)友眼神交流过,确认无人(ren)注意到的(de)时候,顾念才敢轻轻喘了口气。就这小小的(de)一个细节说明什么?
她(ta)不是(shi)毫无社交经验、咋咋呼呼的(de)纯菜鸟,而是(shi)了解一定职场规则的(de)人(ren)。
顾念只是(shi)阔别职场十年,不是(shi)从未进入职场。
这也为她(ta)之后,能在案件中迅速找到突破口做了铺垫。
等到后面,顾念成功突破了几个案子,她(ta)的(de)步伐也逐渐变得有底气起来。
开始敢甩开步子大步走。
只是(shi),离真正的(de)“大佬”还有一段距离。
这个阶段的(de)顾念,在顶级律师圈还远未站稳脚跟。
但迈出了让她(ta)舒口气的(de)一步——
负责的(de)案子被她(ta)找到关键证据,证明了自己的(de)能力。
此时,顾念走路保持低速,眼睛平视(shi),带着点谦逊。没用大白话的(de)傻台词帮顾念说,袁泉就是(shi)能让这些小小的(de)肢体语言,将重返职场的(de)主妇心态演绎得精准。
看剧的(de)时候,Sir的(de)目光总是(shi)离不开袁泉。
她(ta)身上的(de)戏,始终是(shi)连贯、层次清楚的(de)。
哪怕只是(shi)作为背景板为对(dui)手演员搭戏,你(ni)都能看到她(ta)的(de)肢体在给反应。剧,目前还在播。
Sir相信,随着顾念成就的(de)解锁,她(ta)的(de)形体表演会再进入另外的(de)层次。
为什么Sir那么笃定?
那么多年来,再小的(de)角色,袁泉都能赋予独一无二的(de)灵气。
《心花路放》,本是(shi)一出男人(ren)主打的(de)喜剧。
袁泉演的(de)康小雨,角色单薄得就像一个符号——前妻。
但只要镜头给到袁泉,哪怕一个,也够了。
康小雨坐在电脑前,听着前夫的(de)歌发呆,突然,流出眼泪。
泪水先于她(ta)的(de)意识。
用手摸脸时才发现流泪,赶紧抹掉。
震惊,恶心,然后脸上闪过无奈的(de)笑。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中的(de)电影明星,吴小姐。
戴先生从她(ta)丈夫的(de)手里抢她(ta),许男人(ren)“安全、不辛苦、有保障”的(de)工作。
她(ta)不从,丈夫却答应了。
从丈夫狡辩到原形毕露,镜头始终对(dui)准她(ta)。机位卡在了袁泉肩线下一点的(de)位置,表演空间仅限五官。
8分钟,将一个女人(ren)心冷的(de)全过程完整交付。
见丈夫有心解释,她(ta)姿态缓和,低眼送出台阶。
我(wo)们(men)也可以过好(hao)自己的(de)日子可惜这台阶丈夫不下,吴小姐只好(hao)亮出杀手锏,卖惨。
他(ta)说没关系,说:我(wo)的(de)心,始终和你(ni)在一起。
她(ta)知道这是(shi)一句谎话——她(ta)懂了,心灰意冷了。
反应却是(shi)低头笑,越笑越苦,笑完摇头。她(ta)其实早就知道,奇迹是(shi)问不来的(de)。
丈夫起身,二人(ren)对(dui)视(shi),她(ta)仿佛对(dui)峙般静止。
直到负心人(ren)走了,她(ta)才肯落泪。抬眼到落眼的(de)短短几秒,形成一个眼神冷却的(de)周期——
静中有猛兽,热里能藏冰。
黄渤曾经分析过袁泉的(de)表演方式。
袁泉是(shi)那种转个身一秒钟就可以切换情绪的(de)演员,每个动作都有六个方面、七层角度、八种表演。
说到这,Sir又想到《玫瑰之战》里,也有一段类似的(de)情绪,都是(shi)用强大的(de)肢体控制力压下内心的(de)挣扎与绝望。
被捕入狱的(de)丈夫需要一天的(de)不在场证明,顾念回忆了所有的(de)可能性之后,猛然发觉,丈夫那天,错过了女儿的(de)表演,只为和小三看一场电影。
而自己,还为他(ta)回家时带了副耳环而感动。
殊不知,丈夫也给小三买了一副一模一样的(de)。
震惊、愤怒、反感。
但出于良心,她(ta)仍然决定去找小三要当天出游的(de)证据。
找证据首先要问的(de),就是(shi)首饰的(de)事。
顾念冷静得像庭上的(de)法官。
亲耳听到首饰的(de)来历,她(ta)也只是(shi)闭了下眼。越往后问,真相越残酷,看到两人(ren)恩爱照片的(de)第一眼,顾念的(de)表情隐隐变了。
非常微小,由于低着头,我(wo)们(men)只能看到她(ta)头皮一动。继续翻,她(ta)再也不忍看,逃避似地转脸,回过头来时,眼里已经噙满泪水。
本着专业精神,顾念使劲睁着眼睛不让泪水流出,强忍着痛苦看完证据。
直到——
亲眼看到丈夫的(de)不忠,彻底死心,而回去路上才第一次昂起了头。这种强大的(de)肢体控制和情绪表达,Sir认为已经不完全是(shi)“技巧”。
更是(shi)技巧纯熟后的(de)一种心境的(de)外化。
尤其在这部集合袁泉、俞飞鸿、黄晓明,聚焦“人(ren)到中年”的(de)《玫瑰之战》里。
尽管剧情上存在不少国产职场剧套路的(de)惯性。
可它(ta)的(de)选角设(she)置却在市场中显得珍稀——
不止肯定了作为社会角色的(de)中年女性的(de)价值,同时将袁泉站到了剧力交战的(de)风暴眼上,展现出一种更真实的(de)女性姿态。
她(ta)像一把温柔、沉默的(de)小刀子剪掉不够合理、不够真实的(de)枝蔓,是(shi)一种更袁泉,更圆润地呐喊:我(wo)可以做到更好(hao)。
真正的(de)“玫瑰之战”才刚刚开始。
就像袁泉的(de)班主任常莉那时候也预言:她(ta)不会突然红,她(ta)属于那种逐渐红起来的(de)演员。
甚至她(ta)自己,也是(shi)带着这种柔韧的(de)信念走到现在,演到现在。
年龄不是(shi)桎梏。
好(hao)戏。
永远在后头。
老师说我(wo)还不够刻苦
我(wo)听了心里非常难受
因为我(wo)觉得已经使出了自己最大的(de)力量
不管怎样
我(wo)还是(shi)要更加刻苦△ 袁泉家书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编辑助理:北野武术大师
原标题:《不只吻戏,她(ta)的(de)美一直被国剧低估》
阅读原文
湃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478人留言! 共有:478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